当前位置: 满堂彩平台-满堂彩app > 营销网络 > 众应互联搭上“网红概念”股价涨停 遭交易所问询

众应互联搭上“网红概念”股价涨停 遭交易所问询

发布时间:2020-07-15 09:26     来源:满堂彩平台-满堂彩app    点击:

  近年来,“网红概念”的迅速崛起,引来部分上市公司及各路资金的热情追逐。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在2019年刚“蹭”完数字货币概念的众应互联,2020年也把目光转向了“网红直播”市场。

  日前,众应互联发布对外投资公告称,公司拟入股电商网红养成平台,布局相关业务。5月25日开盘后,公司股价应声涨停。随即公司被交易所下发关注函问询。

  “当网红直播带动公司股价涨停时,大家仔细分析就会发现,大多数投资者并不是看好这家公司。大量的散户投资者都认为其值得炒作,一旦形成了这样的认同,那么拉十几个涨停板一点都不让人意外。”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样的疯狂是缺乏根基的吹泡沫行为,对上市公司没有益处,一旦风潮过去,那么摔下来的肯定不是飞猪而是‘死猪’了。”

  拟携“带病”资产收购元纯传媒

  主营业务为互联网游戏电商和移动游戏全案策划、流量分发的众应互联,5月24日晚发布公告称,公司与北京元纯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元纯传媒”)及其股东关晖、天津众盈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签署了《北京元纯传媒有限公司增资协议》; 同时公司与元纯传媒签署了《债权转让协议》及《框架协议》。

  根据公告,众应互联拟认购元纯传媒新增注册资本(300.01万元)所支付的全部对价,用于支付对价的资产包括公司持有的北京新彩量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彩量科技”)100%股权及其所应附有的全部权益、利益及依法享有的全部权利和应依法承担的全部义务;公司对上海宗洋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宗洋”)9500万元应收款项本金及利息之债权请求权、从权利及相应附属担保权益;公司持有的现金3000万元。上述三部分资产合计金额为3.75亿元,超出增资额的部分(即3.72亿元)计入元纯传媒资本公积。

  本次增资完成后,众应互联将持有元纯传媒22.39%股权。彩量科技将成为元纯传媒的全资子公司,元纯传媒将持有对上海宗洋价值9500万元应收款项。另外,众应互联还与元纯传媒签署了《框架协议》,公司有意继续投资元纯传媒,投资金额预计不超过3.20亿元。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元纯传媒自2008年开始根植于内容产业,经过多年发展,公司已成为国内优秀的综艺节目制作运营公司 ,也是集内容创意、节目制作、整合商务营销、艺人经纪等业务于一体的全产业链传媒公司。公司以综艺节目、影视剧业务收入为主。目前旗下签约网红3000多人,专注电商领域,商务合作红人达7万人。

  对于本次投资的目的及对公司的影响,众应互联称,自2019年以来,由于受到原主要游戏客户的行业政策的游戏版号限制,造成子公司彩量科技相应业务收入大幅下降,从而导致2019年业绩较去年同期下行等。众应互联表示,公司决定抓住目前电商行业的变革机遇,进行业务板块的资产调整,本次投资将会改善公司经营结构,促进盈利能力的提升。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众应互联拟以彩量科技股权对外投资。《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彩量科技2019年净利亏损3371.09万元,未完成2019年承诺净利润7200万元;同时彩量科技正深陷于与浙江亿邦、云南亿邦5亿元采购10万台“矿机”合同“诈骗”纠纷案之中。因债务逾期未偿还,彩量科技100%股权已全部被质押和冻结。对于本次投资,营销网络目前存在不能将彩量科技股权交割给元纯传媒的风险。

  为此,《证券日报》记者致电众应互联证券办,相关工作人员表示:“目前公司正忙于处理年报披露事宜,年报将于5月28日晚提交交易所平台,采访提纲会转发给相关领导处理。”截至发稿,记者未收到公司回复。

  “2020年年初开始,‘网红概念’股上演了极为疯狂的上涨行情,‘网红概念’虽然火热,但是很多只是蹭概念,还需要认真鉴别。”有不愿具名的分析师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019年众应互联计提大额商誉减值,业绩大幅度亏损,2020年一季度业绩持续亏损,本次投资或存在跟风嫌疑。”

  是否蹭“网红热点”?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众应互联对外投资元纯传媒消息一出,5月25日,公司股价强势涨停。随即,5月26日也受到了深交所高度关注,要求说明是否主动迎合“网红直播”等市场热点进行股价炒作。

  根据关注函,深交所要求众应互联认真核实并补充说明前述增资与后续追加投资是否为一揽子交易;本次交易是否构成重大资产重组以及是否通过拖延披露年报的方式规避履行相关审议程序等。

  另外,由于众应互联在公告中称元纯传媒旗下主营的三大业务板块涉及专业电商网红养成平台,深交所还要求公司补充披露公司实控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公司董监高和持股5%以上股东的具体减持计划或进展、未来三个月申请解除限售情况等,说明是否存在内幕交易、操纵市场的情形,是否存在主动迎合“网红直播”等市场热点进行股价炒作的情形。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或受到交易所“拷问”,抑或受到多家媒体报道众应互联蹭热点相关新闻的影响,5月27日众应互联股价表现不佳,收盘跌4.18%。

  对于众应互联来说,业绩也是不容乐观。公司年报数据显示,2019年度众应互联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亏损13.53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1447.40%。业绩亏损主要是公司初步测算计提资产减值金额11.97亿元以及子公司MMOGA、彩量科技业绩下滑等。

  《证券日报》记者注意到,像众应互联不具备业绩支撑,仅在相关投资协议加持下就瞬间被爆炒,次日涨停,仿佛成为了A股网红概念股的“标配”。财经评论员郭施亮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部分企业存在蹭热度的迹象,本身存在大额亏损或业绩大幅下滑的企业,有借势投资网红,提升市值的意愿,但蹭热度只是短暂影响,归根到底还是离不开企业基本面与盈利能力,只要企业基本价值得到提升,才能够促进股价与市值增长。否则,只是蹭热度拉升股价,价值必然理性回归。”

上一篇:“中国版”集体诉讼制度为投资者撑起“保护伞”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站点

相关站点